顶部广告

雪小禅:茶可道

编辑:茶知识发表日期:浏览:1

热门搜索 文化  茶人茶事  普洱  让人  乌龙茶 

禅茶一味 ,其实说的是茶可道  。

说来我喝茶极晚  。我想这缘于家庭影响  ,父亲只喝茉莉花茶和高沫  。母亲常年只喝白水  。我少时是猛浪之人  ,上体育课渴了 ,便跑到自来水龙头下一顿痛饮 ,那时好多女生亦如此  ,倒有脚踏实地的朴素温暖  。

有野气的人日子过得逼真亲切  ,那清洌洌的凉水回甘清甜  ,自喉咙流到胃里  ,真是凉  。少年不觉得  。热气腾腾的血性很快平息了那凉 。那个镜头 ,竟是再也不忘  。少年时不自知 ,亦不怜惜自己  ,反倒是那不怜惜  ,让人觉得亲切、自然、不矫情  。

上大学亦不喝茶  。一杯热水捧在手里  ,或者可乐、雪碧、啤酒  。我一向拿啤酒当饮料喝  ,并不觉得醉  ,只觉得撑  ,一趟趟上卫生间 。几乎没人仰马翻的时候 ,也不上瘾  。但后来  ,茶让我上了瘾  。特别是去了泉州之后  ,我每日早起  ,每泡了早茶才开始工作  。空腹喝清茶  ,就一个人  。大红袍、绿茶、白茶、普洱……但以绿茶居多  。早上喝普洱容易醉 ,茶亦醉人  。

心境|Mood

泉州真好  ,那么安宁的小城  ,风物与人情都那么让人满足  。泉州有一种自足的气场——刺桐花开的老街上 ,不慌不忙的人们  ,特色小吃多如牛毛  。散淡的阳光下  ,到处是茶客  。丰俭由己  。有时是紫檀红木  ,有时是粗木简杯  ,没见过比福建人更喜茶的了  。泉州人似乎尤甚 。早晨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喝茶  ,与朋友谈事仍然要喝茶 。从早喝到晚  ,茶养了胃  ,更养了心 ,泉州出了梨园戏  ,骨子里散发出幽情与文化的梨园戏  ,就着新茶 ,最好是铁观音喝  ,美到惊天动地了 。

我是从泉州回来才早晨喝茶的 ,这一场茶事  ,应情应景  ,燥乱的心情会随着一杯茶清淡下来 。早晨的心情因为有了茶香便有了慵懒  ,粗布衣服  ,素面 ,光脚走在地板上  。有时盘腿坐在30块钱淘来的蒲草垫子上 。

打开收音机  ,放一段老唱段  ,然后一杯杯喝下去  。我的茶事从一开始就是老境  ,因为人至中年才如此迷恋茶  ,像老房子失火 ,没有救药——茶是用心来品的 ,没有心境  ,再好的茶亦是枉然了  。

灿香|Aroma

起初我喝绿茶  。龙井、碧螺春、台湾高山茶  。龙井是名仕  ,明前茶用透明高杯沏了  ,婉如一场翠绿的舞蹈  ,那养眼的瞬间  ,却又伴着无以言表的灿香  。那是只有龙井才有的大气的香  。又清冽又妩媚 。像那个养育它的城——那放纵又收敛的书生之城  。它裹了江南的烟雨妩媚  ,却又掺了风萧萧易水寒 ,杭州城的大方不是其他城市所能比——能不忆杭州 ?而我忆它最好的方式是泡一杯今年的新茶 ,看着小叶子一片片立起来 ,清清澈澈间  ,全是迷人的清气 。龙井 ,是“仕气”味道极远的绿茶 。

碧螺春的传说有关爱情  。情爱到底是薄而浅的东西——有时  ,它竟不如一杯碧螺春来得真实  ,它另一个名字怪可爱——“吓煞人香”  。也真吓煞人  ,香得不真了  ,但自有它别具一格的清润脱俗  ,它与江南贴心贴肺 。

高中同学老胡自保定来看我 ,带了酱菜  ,我最喜那瓶雪里蕻  ,名“春不老”  。有一天早晨 ,“春不老”就着炸馒头片  ,然后沏了一壶碧螺春  。吓煞人的香和“春不老”  ,凑成一对  ,倒也成趣 ,滋味是南辕北辙的  。我欢喜得紧  。

西泠八家之一丁敬有闲章两枚:自在禅  ,长相思  。我亦求人刻了两枚  。自在禅要配好茶  ,而长相思可以放在心里闲情寄美 。

我心中的好茶可真多:太平猴魁 。哦  !这名字  ,惊天动地的好  !像怀素的书法  ,他披了最狂的袈裟  ,却有着最宝相庄严的样子 。他用自己的样子颠倒众生 。我第一次看到太平猴口时简直惊住了  !或许 ,那是茶本身最朴素的样子  ,它真像一个高妙的男子  ,怀素或米芾 ,人至中年 ,却又保存着少年天真  。那身材的魁伟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那滂沱之相  ,那清猛之气  ,一口咽下去  ,人生不过如此  ,了得了  。

六安瓜片亦好 ,但立秋之后  ,我不再喝绿茶 ,绿茶寒凉  ,刮肠胃的油  。秋天亦凉 ,不适合雪上加霜 ,秋天我喝乌龙茶和红茶 。

因为杀青不彻底  ,有了半发酵茶的乌龙茶  。我喝得最多的是铁观音和台湾高山茶  。但郁达夫说铁观音为茶中柳下惠 ,我倒爱那非红非绿略带赭色的酒醉之色  。实在是与色或情有几丝联系  。有一阵迷上台湾高山茶  。喝到快迷上了  ,那种冷冽冽的香像海棠 ,我总想起褚遂良的字来  ,便是这种端丽  。高山茶喝了半年换了大红袍 。

天姿|reigningbeauty

我顶喜欢“大红袍”这三个字  ,官架十足  。摆明了的骄傲和霸气  。男人的很  。大红袍是岩茶  ,乌龙茶的一种  。因了闽地的高山雾重阳光寡淡  ,那岩骨花香生于绝壁之上 ,以其特有的天姿让人倾倒  。翠色袭人 ,一片沉溺  。我喜欢大红袍  ,那卷卷曲曲一条索肥美壮观清香悠长之外  ,却又如一张古画  ,气息分外撩人  。但却不动声色  。好男人应该不动声不动色  ,应该是最起伏得道的行书 ,一下笔便是标杆与楷模 ,让身后人万劫不复  。

顶级大红袍色汤极美  。从橙红到明黄  。这是醇厚之美  ,一口下去  ,荡气回肠  ,肝肠寸断 ,简直要哭了  。那种醉心的归属感 ,配得上冬天的一场场雪  ,没有彻骨清凉 ,只有温暖如初  。

乌龙茶中的水仙和凤凰单丛亦动人 ,不事张扬的个性  ,茶盏中的润物细无声  。两个名字像姐妹花  ,总让我想起唱越剧的茅为涛  ,本是女子  ,却英气逼人  。水仙茶的气质总有逼仄英气  ,个性里有醇厚和仁心  ,亦有清香绵延 。这茶  ,可以喝到半醉而书  ,写下山高水长物象万千 ,“非有老笔  ,清壮何穷  。”这是李白的诗句  ,可以配给乌龙茶  。

绿茶是妙曼女子  ,乌龙茶是中年男子  ,红茶是少妇  ,普洱是六十岁以后的老男人 ,白茶是终生不婚的男人或女人  。最符合我的  ,自然是红茶  。

小言从斯里兰卡为我带来红茶 ,我掺了祁红  ,又放了滇红 ,然后加上牛奶与核桃仁煮 。在冬天的下午  ,奶香一直飘荡着  ,都不忍心去干什么事情了 。

穿了个白长袍发呆  ,自己宠爱着自己 。

红茶细腻瓷实敦厚 ,正山小种也好  。喝惯了茶 ,胃被养坏了  ,沾不得凉了  。

加奶的茶还有湖南的茯茶 ,一大块粗砌的茶砖  ,用刀剁下来 ,放了盐与花椒  ,再加上牛奶煮啊煮  。M煮的好喝  ,她公公煮的更香  ,我每次都要喝几大碗  ,那种两块钱一个的大粗碗  。坐在她乱七八糟的家里  ,喝着刚煮好的茯茶 ,觉得还原了茶原本的气质——茶本就这么随意  ,本来是这一片片树叶子吗 ,本就这么衣食父母 。何必那么道貌岸然的杯杯盏盏  ?然后又日日谈什么禅茶一味 ?真正的禅茶一味  ,全在这杯粗瓷碗湖南的茯茶中  ,不装  ,不做作  ,直抵茶的本质  。

M一家离开霸州后 ,我再也没喝过那么好喝的茯茶了  。

浓情|Passion

如果白茶清淡似水  ,普洱则浓情厚意了  。白茶太淡  ,无痕真香  ,总在有意无意间弹破人世间的佛意  。但我仍喜普洱  。普洱是过尽千帆走遍万水仍然宅心仁厚  ,仍然表里俱清澈 。所有戏 ,大角必然压大轴 。毫无疑问  ,普洱在我的茶事中必须压大轴 。

普洱是颜真卿的字  ,一直用力地用命来书写  ,那是神符 ,那是标度  ,那是尊重与敬畏  ,那也是人书俱老  。好东西必须直抵性命  。

我第一次喝普洱并不觉美妙  。只觉被发霉味道袭击 ,加之凛冽视觉的冲击  ,那浓汤让人觉得似药  。忍着咽下去  ,那醇厚老实的香气缓慢地升上来——一个好男人的好并不是张扬的 。我几乎一瞬间爱上这叫普洱的茶  。

第一次沏普洱失败 。茶汤分离慢了  ,汤不隽永了  ,有了浊气  ,损了真味  。以后沸水鲜汤  ,把那一饼饼普洱泡得活色生香了  。

朋友R只喝普洱  。他泡普洱是铅华洗尽的淳朴与端然  。好普洱让人上瘾  。让人上瘾的都难戒  ,它们慢慢让你熨帖  ,在冽而酽的茶汤里  ,做了自己的终南山隐士  。

R说  ,普洱茶可以把人喝厚了 。绿茶可以把人喝透亮了 ,红茶可以把人喝暖了  ,白茶可以喝清了  ,乌龙茶把人喝智了  。

人生应该越来越厚吧 ,那一点点苦尽甘来  ,那步步惊心的韵味  ,那情到深处的孤独 ,都需要一杯普洱在手  。

春风秋月多少事  ,一杯清茶赋予它  。有事无事吃茶去  ,繁花不惊 ,长日清淡  ,赏心两三 ,唯有伊人独自 。有浅茶一盏  ,门前玉兰开了 ,头一低  ,看到杯中伊人  ,各自都是生命的日常与欢喜  ,足矣  。(作者:雪小禅)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scyhc.cn/41518.html
标签: 文化  茶人茶事  普洱  让人  乌龙茶 
百度搜索: 文化  茶人茶事  普洱  让人  乌龙茶 
标题:雪小禅:茶可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普洱茶适合什么季节喝?

从四个角度谈谈普洱茶的品饮价值

香港的红茶文化和早茶

如何用紫砂壶冲泡普洱茶

泡普洱茶,低泡和高泡的差别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