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茶经—之饮》译读:造之,别之,器之,火之,水之……

编辑:茶知识发表日期:浏览:0

热门搜索 文化  茶书馆  不当  的是  司马相如 

六之饮

翼而飞 ,毛而走  ,去而言 ,此三者俱生于天地间  。饮啄以活  ,饮之时  ,义远矣哉  。至若救渴  ,饮之以浆;蠲忧忿  ,饮之以酒;荡昏寐  ,饮之以茶  。

茶之为饮 ,发乎神农氏  ,间于鲁周公  ,齐有晏婴  ,汉有扬雄、司马相如  ,吴有韦曜 ,晋有刘琨、张载远、祖纳、谢安、左思之徒  ,皆饮焉  。滂时浸俗  ,盛于国朝  ,两都并荆俞间  ,以为比屋之饮  。饮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者  ,乃斫  ,乃熬 ,乃炀  ,乃舂  ,贮于瓶缶之中 ,以汤沃焉  ,谓之茶  。或用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之等  ,煮之百沸  ,或扬令滑  ,或煮去沫 ,斯沟渠间弃水耳  ,而习俗不已  。

于戏  !天育万物皆有至妙 ,人之所工  ,但猎浅易  。所庇者屋屋精极  ,所着者衣衣精极 ,所饱者饮食  ,食与酒皆精极之  。

茶有九难:一曰造  ,二曰别 ,三曰器  ,四曰火  ,五曰水 ,六曰炙  ,七曰末 ,八曰煮  ,九曰饮  。阴采夜焙非造也  ,嚼味嗅香非别也  ,膻鼎腥瓯非器也  ,膏薪庖炭非火也  ,飞湍壅潦非水也 ,外熟内生非炙也  ,碧粉缥尘非末也  ,操艰搅遽非煮也 ,夏兴冬废非饮也  。夫珍鲜馥烈者  ,其碗数三;次之者  ,碗数五 。若坐客数至  ,五行三碗  ,至七行五碗 。若六人已下  ,不约碗数 ,但阙一人而已  ,其隽永补所阙人  。

译文

六、茶的饮用

禽鸟有翅而飞 ,兽类毛丰而跑  ,人开口能言  ,这三者都生在天地间  。依靠喝水、吃东西来维持生命活动  。可见喝饮的作用重大  ,意义深远  。为了解渴  ,则要喝水;为了兴奋而消愁解闷  ,则要喝酒;为了提神而解除瞌睡  ,则要喝茶  。

茶作为饮料  ,开始于神农氏 ,由周公旦作了文字记载而为大家所知道 。春秋时齐国的晏婴  ,汉代的扬雄、司马相如  ,三国时吴国的韦曜  ,晋代的刘琨、张载、陆纳、谢安、左思等人都爱喝茶  。后来流传一天天广泛  ,逐渐成为风气  ,到了我唐朝  ,达于极盛 。在西安、洛阳两个都城和江陵、重庆等地  ,竟是家家户户饮茶  。

茶的种类  ,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  。(要饮用饼茶时)用刀砍开 ,炒  ,烤干  ,捣碎 ,放到瓶缶中  ,用开水冲灌  ,这叫做“夹生茶”  。或加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  ,煮开很长的时间  ,把茶汤扬起变清 ,或煮好后把茶上的“沫”去掉 ,这样的茶无异于倒在沟渠里的废水  ,可是一般都习惯这么做 !

啊  ,天生万物  ,都有它最精妙之处  ,人们擅长的  ,只是那些浅显易做的  。住的是房屋 ,房屋构造精致极了;所穿的是衣服  ,衣服做的精美极了;饱肚子的是饮食  ,食物和酒都精美极了  。(而饮茶呢 ?却不擅长 。)

概言之  ,茶有九难:一是制造 ,二是识别  ,三是器具  ,四是火力  ,五是水质  ,六是炙烤  ,七是捣碎 ,八是烤煮  ,九是品饮 。

阴天采  ,夜间焙  ,则制造不当;凭口嚼辨味  ,鼻闻辨香  ,则鉴别不当;用沾染了膻气的锅与腥气的盆  ,则器具不当;用有油烟的柴和烤过肉的炭  ,则燃料不当;用流动很急或停滞不流的水 ,则用水不当;烤得外熟内生 ,则炙烤不当;捣得大细 ,成了绿色的粉末  ,则捣碎不当;操作不熟练  ,搅动太急 ,则烧煮不当;夏天才喝  ,而冬天不喝 ,则饮用不当  。

属于珍贵鲜美馨香的茶 ,(一炉)只有三碗  。其次是五碗  。假若喝茶的客人达到五人  ,就舀出三碗传着喝;达到七人 ,就舀出五碗传着喝;假若是六人  ,不必管碗数(意谓照五人那样舀三碗) ,只不过缺少一人的罢了  ,那就用“隽永”来补充  。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

    
上一篇:
下一篇:

香港的红茶文化和早茶

当我们喝普洱茶时,喝的是什么?

澜沧古茶的文化发展

赵昌能:科技和文化是思茅茶产业的王牌

孙机:中国茶文化与日本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