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云县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哨街

编辑:茶知识发表日期:浏览:4

热门搜索 文化  茶马古道  澜沧江  马帮  临沧 

哨街村隶属云县茂兰镇  ,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 ,但那里是我的故乡  ,有我快乐的童年  ,多少次在梦里和童年的小伙伴在青石板上追逐嬉戏  ,可醒来后  ,却再也看不到故乡原来的样子  。

记忆深处 ,它始终是黑色的瓦 ,白色的墙  ,白色的墙上绘着山水、花鸟虫鱼装饰墙面的壁画  ,它是个由黑白组成的小镇  。

随着家乡人经济的富裕  ,一栋栋砖混结构的新式洋房取代了印有历史痕迹的破墙倒壁 ,水泥硬板路取代了印有或深或浅马蹄印的青石板  ,狭窄街道两旁林立的旧客栈已不复存在  ,雕梁画栋的哨街茶马古驿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淡出家乡人的视线 ,只有墙上残存的几幅壁画仿佛还在静静地诉说着她那段曾经辉煌的历史  。每次回家看到故乡新的变化心里总觉得很惋惜 ,觉得有必要写写它曾经的历史  ,让更多的人知道它曾经的辉煌  。

哨街  ,那里有成片的古茶园  ,是滇西片普洱茶运输的重要小镇;那里曾经是古驿道滇西通往省会昆明的大道;那里承载的是普洱茶历史中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迹  。它静静地在那里 ,已经不止百年  。多年来她的名字总是和“茶”、“茶马古道”联系在一起  ,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马锅头(马帮的头人)  ,在很小的时候他总爱给我讲哨街的由来及马帮的故事  ,虽然时隔多年  ,但那些故事依然记忆犹新  。

追溯哨街渊源历史  ,根据资料记载  ,哨街在清代顺治6年(公元1649年)以前是一片荒野草坝洼地  ,根本无人居住 ,只是一个山脚牧场 ,山野中只有一条羊肠小路通过  ,当时根本不是什么街子  。而古驿站太平哨(原名毛家哨)在明朝万历26年间(1598年)就很热闹  ,当时叫毛家哨  ,有官兵驻守  ,已开辟为集市(就是当时的街子)  ,商旅兵家往来  ,尤为热闹  。岁月悠悠  ,经过50多年的兵荒马乱  ,时代变迁 ,毛家哨更名为太平哨 ,街市更加热闹起来  。直到柯枯(现保山市昌宁县境内)土千总蒋朝臣发动叛乱  ,占领缅宁(现临沧)、顺宁(现凤庆城)、云州城被围向省城告急  ,云南提督总兵杨玉科挥军前来平叛 ,可是援军赶到澜沧江边  ,原来的老渡口现嘎红山脚渡口却被蒋朝臣叛军占领  ,经援军星夜侦察、扎竹舟  ,偷偷在羊街的渡口偷渡(神州渡)才解云州城之围 ,杨玉科总兵为纪念羊街渡口神奇作用 ,后来把羊街渡更名神州渡  ,并在澜沧江南岸悬崖上刻《神舟渡石壁铭并序》题字作念  ,庚辰科进士杨国翰曾有《题神舟渡》诗:“王师昔日渡江水 ,冯夷震惊天吴起  。鼋鳖难驾蛟龙愁  ,风涛怒骇泣鬼神  。直流如线舟如梭 ,飞将军已凌空过 ,天降神兵解贼围  ,沧江一代无惊波 。”

为方便古驿站集市贸易更好的发展 ,太平哨街场随渡口的变迁  ,选址搬迁到现在的古驿站哨口要塞—哨街  。旧时为了边关向朝廷禀报六百里加急文书  ,30里设一塘、15里设一哨  ,哨街由此而得名 。清代顺治6年(公元1649年)  ,这一年就是哨街开街年 。哨街街场的建立伴随着古驿道历史的兴衰逐渐辟荒发展壮大  。由于历代官府管理、过往的兵家屯兵、休整、建哨  ,古驿道街场的不断扩建和对集市市场的自治维护管理  ,基本稳定了街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  。随着南来北往的兵家、生意人、商旅、马帮越过越多  ,街道居民的逐渐定居  ,民居、马棚、铺面、客店等(如:四川会馆)曾盛及一时  。据传:当时街中名门旺户杨文贵大人家 ,门前悬挂有一块“将军第”(匾长二尺七寸  ,宽一尺二寸)御赐匾额(1966年文革被毁)  ,给过往商客及文人雅士频添了不少文化雅兴  。旧时多少达官显贵 ,只要路过哨街杨大人宅府前  ,见匾皆下马步行  ,兵士肃立  ,以示尊敬 。可见当时杨大人的名望之高 !当时哨街集市的繁盛规模可见一斑  。

民国30年(即1941年)至1945年抗战结束 ,美国援助我国的空军飞虎队基地设在云南驿(现祥云县)  ,每天都有大量的飞机起飞  ,顺澜沧江上空飞往保山缅甸边境迎击日本入侵飞机  ,沿途设有航空情报电台地勤站  ,当时在哨街街头 ,国民党征用杨家房屋设了地勘站  ,随时观察来往飞机  ,只要飞机一出现  ,马上发电报向云南驿总部报告  ,以便掌握情况作出决策  。至此  ,哨街的规模从一个无名的山间荒野草坝  ,逐渐兴盛成为闻名三州6县古驿道上名副其实的一个高山古镇(集市) ,给云县旅昆古驿道文明史添上了艳丽的一笔  。

茂兰镇和爱华镇曾是云州(今云县)历史上的茶马重镇,但在解放前是瘴毒之地  ,五荒六月行人稀少 ,一般都不敢在那里住宿  。旧时有一首童谣:“茂兰一条槽 ,燕子飞过要落毛  。”“哨街一条箐  ,水冷石头硬  ,来时骑大马  ,去时拄拐棍  。”茂兰之险恶、哨街之贫穷  ,由此可见一斑  。临沧北上大理有若干条路可走  。如果你翻开云南省地图  ,你会发现 ,从临沧过云州到巍山再到大理  ,取道茂兰途经过哨街最便捷  。据说驮茶马帮从云州经茂兰再到巍山  ,往返一次只用12天  ,如果取道凤庆青龙桥则要16天  。尽管众人皆知云州、新城坝和茂兰一带都是瘴疠之区 ,被视为惧途  ,有“谁要想过新城坝  ,先把老婆儿女卖了吧”的儿歌为证 。但是贾客商贩还是愿冒此险而不走其它道路 ,这里的奥妙在于:其一  ,哨街虽是山区  ,道路崎岖 ,但一则这里民风淳朴  ,无强盗骚扰之忧;二来回旅途缩短四天  ,运输成本减少 ,经济效益可观  。其二  ,茂兰境内盛产优质茶叶 ,物美价廉  ,马帮过此顺便购买  ,赚钱颇丰  。谁愿意舍近求远呢  ,“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这也许就是茶马古道的由来  。

1955年  ,孟海公路(孟定至海坝桩)即国道214线由无量山通过  ,哨街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 。如今走在哨街那嵌满深深马蹄印的老街 ,看着街边老房子的屋檐下寒暄的老人  ,真让人有一种“白发宫女在  ,坐谈说玄宗”的感慨 。历史弹指一挥间  ,转眼结束了人背马驮的原始赶集时代 。50多年后 ,二级路国道214线又改道在哨街东部与其擦肩而过横跨澜沧江  ,哨街虽非必经之地  ,但嵌在山坳上的哨街瓦屋参差清晰可见  。

客来商往、马蹄声碎  ,数百年的历史积淀、物聚物散  ,给澜沧江畔的这片山街平添了独特的文化风貌  ,现代交通带来的便利  ,哨街茶马古道也从历史的视线中慢慢地消失  。百余年后  ,看着牛马踏出的路被荒草掩埋  ,总有一种怀旧的情愫涌上心头 。那些因茶马古道而建的老屋和店铺早已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了  ,就连廻龙山腰上的泉眼也被厚厚的枯叶覆盖了  ,可是每次回哨街老家只要将一撮茶叶放入沸腾的水中  ,贪婪地吮吸着茶香  ,仍然能想象当年马帮人在街头矮小的马店中 ,在熊熊的篝火旁谈笑风生  ,时光的流逝洗刷不去祖辈们对生活的热爱 。

茶马古道上的马队已经离开了几百上千年了  ,如今走在残留的青石板上  ,似乎还可以听到久远的年代里传来的阵阵驼铃声 ,“当当叮叮”的响彻着整个哨街山头  。

作者:杨天梅/临沧日报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scyhc.cn/41624.html
标签: 文化  茶马古道  澜沧江  马帮  临沧 
百度搜索: 文化  茶马古道  澜沧江  马帮  临沧 
标题:云县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哨街
上一篇:
下一篇:

香港的红茶文化和早茶

澜沧古茶的文化发展

赵昌能:科技和文化是思茅茶产业的王牌

孙机:中国茶文化与日本茶道

解读云南特色茶文化:竹筒茶文化及其制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