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哀牢无量:为什么是被贱卖的古树茶?(第一课)

编辑:茶知识发表日期:浏览:12

一个老茶农的打探!

74岁的鲁蘅秀老人早已记不清山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自17岁时嫁到这个名叫南洋河的小村庄,她就与茶结了缘,再也没有走出过这莽葬群山,甚至连60公里外的正镇都没去过,更别提是100多公里外的景谷县城了。落在半山坡的南洋河是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村民小组,隶属于黄草坝行政村。

民的房舍沿陡峭山坡间的一小段缓坡一字排开,这里视野极为开阔,站在村民家的房檐下,大半个黄草坝尽收眼底。说是坝子,其实地无三尺平,不过是莽莽群山间一片相对广阔的谷地线坡而已,四周是高耸的山峦,坡地过后还有一段很陡的山坡才到谷底。

刚到南洋河不久,鲁蘅秀就进入到我的J视野,或者说我们就进入到她的视野。那时,我们刚在一户村民的屋枪底坐下喝茶小憩,家在旁边的鲁蘅秀就开始在不远处转悠,并不日时地打探我们。当我看向她时,她又扭头望着别的方向,欲言而止,后来在我拿起相机走下台阶拍晾晒在阳光下的春茶时,她走过来有点怯涩地问:“你们是来收茶的咯?”

这次我们去茶山采访,几平每到一个村庄,都会有当地茶农问我们类似的问题,其实他们并不急着把茶卖出去,但又急切想知道今年茶价如何,能涨多少?鲁蘅秀其实是个朗爽的人,刚开始时的怯涩或许是出于山里人一直保持着的那朴实和内做,尽管我们不是来收茶的,老人还是很热情地把我领到她家,拿出今年刚采下来的春茶给我看,然后抓了一大把放进白色的搪瓷口缸里,提起煨在火塘上的水帝泡了一大缸茶给我。茶水很浓很酽,苦涩味稍重,带着点新茶特有的腥气,喝下后嘴,却是满腔的香甜。

虽说已是74岁高龄,但鲁蘅秀的身体还很硬朗。她的四个子女都已各自成家,她老伴就独自生活在这座有些昏暗的老屋里。由于年龄的缘故,老伴的身体虽然还算好但已不能再劳作了,家里家外、上山采茶的活计就落到鲁蘅秀老人的身上。与黄草坝的许多村十民一样,鲁衡秀家的主要经济收入来自于茶。

这个以汉族、拉族,彝族为主,有780多人口的行政村,在海拔1800-200米的范围内,生长着36)多面培型古茶树,许多茶树有着两三百年的树龄。据当地村民介绍,他们的祖先是在乾降年镇沅县迁徒过来的,从那时起,种茶、制茶、饮茶就一直是当地最重要的生产活动。

整个黄草坝村所处的环境,山势高峻、云遮雾锁,垂直气候明显,是有名的古茶之乡,在海找2900来米的大尖山上,现今还生长着成片的野生茶林,其中最大的一棵达20米,据说是景谷境内发现的最大的野生茶树。现在,偶尔也会有村民去大尖山米野生茶,一个来回大约需要两三天时间,在洼子居民小组的一户茶农家,我们喝到了从一尖山上采回来的野生茶,口感苦涩,香甜度一般,但喝过后的好长时间内,喉咙同一直生津回甘,润润的,十分舒服。本内容来自《茶山纪录片》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上一篇:
下一篇:

国家应加大对全国茶农的种茶补贴

象山茶文化促进会成立--中国象山港

今日象山数字报-茶农采茶制茶忙

品香茶业——新饮茶文化

广东特产鸿雁英德红茶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茶科所